乐评 | 新颖而令人振奋的贝多芬

02 11 2020  音乐周报   评论 - 演出  156 次阅读  0 评论

北京交响乐团于10月18日和24日两晚分别在国家大剧院音乐厅和中山公园音乐堂举行了该团“永恒经典•纪念贝多芬诞辰250周年系列音乐会”的演出。

北京交响乐团于10月18日和24日两晚分别在国家大剧院音乐厅和中山公园音乐堂举行了该团“永恒经典•纪念贝多芬诞辰250周年系列音乐会”的演出。两场音乐会的吸引力不仅在于它们是疫情得到控制后弥足珍贵的现场演出,更在于各自的曲目与音乐家。

 

2

09112358MDI4

 

北京交响乐团于10月18日和24日两晚分别在国家大剧院音乐厅和中山公园音乐堂举行了该团“永恒经典•纪念贝多芬诞辰250周年系列音乐会”的演出,前者由李飚指挥贝多芬《D大调第二交响曲》和《c小调第五交响曲》,后者由陈琳指挥,曲目为“双四”——《G大调第四钢琴协奏曲》和《降B大调第四交响曲》,担任钢琴独奏的是钢琴家袁芳。

两场音乐会的吸引力不仅在于它们是疫情得到控制后弥足珍贵的现场演出,更在于各自的曲目与音乐家。18日音乐会,是我第一次听北京交响乐团在新任总监李飚指挥下演出;24日音乐会,对于我,也是首次听到两位音乐家与北京交响乐团合作。

18日音乐会下半场的“第五交响曲”,还有一处总谱中的细节是我十分期待在演出进行中核实的,那就是第一乐章的再现部副部开始前的著名的“号角”动机,准确地说,是第303至306小节。这是贝多芬第五交响曲阐释中一个问题所在。在呈示部中由圆号在降E调上演奏的号角动机到了再现部在C大调上奏响时,失去了当初的嘹亮,由音色喑哑的大管吹出。指挥家魏因加特纳在他的《论贝多芬交响曲的演出》中写到:“副题之前的连接句在呈示部中原本由圆号吹奏,在这里改为由大管吹奏,这样做无非是为了避免配器上的困难。贝多芬不能放心地将这个连接句交给降E调圆号,因为他不希望用圆号的人工音来吹奏这个既无其他乐器陪伴又要激发巨大气势的乐句。他没有给圆号改调的时间,又不愿意为这几小节而多用一对圆号,所以,除了用大管之外,别无解决困难的出路。但是,与呈示部相比,再现部中用大管的结果是令人惋惜的,实际上简直有点喜剧成分。大管在这里的发音显得像是一位丑角出现于天神集会。两只圆号又在小节306突然闯入,用它们的自然音吹奏sf(突强),这种突然的声音比前面响得出奇,因而加重了这种拙劣效果。”魏因加特纳坚信:“彻底的办法只有一个,就是用圆号代替大管……唯有这个办法才能使这个主题获得它本来的音色和应有的尊严。”

直到20世纪末,绝大多数指挥家,从托斯卡尼尼、富特文格勒到卡拉扬,都按照魏因加特纳的上述建议演奏,而并不照贝多芬总谱上写下的配器。但复古演奏的倡导者们大胆颠覆了这一传统,严格遵照贝多芬写在总谱上的音符。如果我们听英国汉诺威乐团或约斯•范•伊莫希尔指挥他的“永恒之灵”(Anima Eterna)古乐团的演奏会发现,贝多芬总谱的原貌得到了充分尊重:当第一乐章副题到来时,不再是圆号或圆号与大管,就是大管演奏,而圆号之后的“突然闯入”,也保留了十足的贝多芬式大胆手法。这一刻或许不那么具有响亮的“英雄”感,但却很可能是贝多芬所要表达的戏剧性对比。

李飚指挥下的北京交响乐团在此处所采取的做法,正是严格遵照贝多芬的总谱——大管首席刘可和他的声部同事准确而精湛地吹出了贝多芬写下的音符,从而使这场音乐会的贝多芬“第五”刹那间具有了接近古乐团演奏或当今柏林爱乐和维也纳爱乐“与时俱进”的处理。新颖感贯穿于整部“第五交响曲”,包括在激动人心的渐强后第四乐章凯旋主题开始的三个灿烂和弦,李飚赋予它们脱离基本速度的更长时值,从而增加了音乐的宽广宏伟感。曾担任新加坡交响乐团圆号首席多年的杰出华人圆号演奏名家韩小光在整场音乐会上端坐于圆号首席之位,不仅极大地提升了圆号声部,而且让管弦乐音色有了更多的质感与雄浑。

24日音乐会上半场的贝多芬《G大调第四钢琴协奏曲》,是袁芳2015年1月在伦敦与马雷克•谢迪维(Marek Šedivý)和BBC交响乐团合作为索尼唱片录制的两首协奏曲之一(另一首是贝多芬《C大调第一钢琴协奏曲》)。“第四钢琴协奏曲”在我看来,是比第五“皇帝”更考验钢琴家的作品,因为其中的盎然诗意、飘飏的明媚,是需要钢琴家在将密集音符弹奏得如行云流水般前提下表现出的。袁芳的演奏较之五年前唱片中的演奏,更加自由奔放,有了更多的浪漫表达。袁芳曾说,在她心目中,贝多芬《G大调第四钢琴协奏曲》“透出了诗意般的光辉……我对这部作品有着史无前例的迷恋”。在袁芳细腻雅致而又有着充分的德奥传统式份量感的触键中,贝多芬的诗意、抒情和狂欢,得到了生动表达。

在上半场与袁芳合作默契的指挥家陈琳,在下半场的贝多芬《降B大调第四交响曲》中,以清晰而缜密的指挥,让这部交响曲表现出阳光与雄浑,粗犷且有力。即使乐团的演奏(尤其是韩小光缺席的圆号声部)存在着瑕疵,音乐的力量和美依然有着令人振奋的呈现。

相关文章

考取职业乐团需做哪些准备?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31 03 2022
中国爱乐乐团发布2021-2022音乐季 文章来源: 新芭网
发布于 28 09 2021
乐评 | 北交的“复活”与“复兴”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24 06 2021
乐评 | 北京乐团以经典重启现场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17 09 2020
“社交距离”让欧洲重启现场举步维艰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10 07 2020
欧洲现场演出艰难重启中……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02 06 2020
5月,国内演出继续取消!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25 04 2020
4月全国剧院继续停演,5月有望部分恢复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27 03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