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国勇:《灯塔》

02 08 2021  音乐周报   评论 - 随感  134 次阅读  0 评论

今年,是中国共产党百年诞辰,颇具才华的青年作曲家王丹红从中国百年沧桑巨变的恢弘历史画卷中汲取灵感,创作了大型主题交响曲《灯塔》,展现出党在历史中砥砺前行,带领国家走向强盛的历程,为建党百年献礼。

 

茫茫大海波涛汹涌、浩瀚无际。在科学尚未萌发的古代,航海对人类而言充满着危险,尤其黑暗中航行的经验,是靠无数次尝试与探索,凭着血汗积累而来。公元前280年秋日的夜晚,埃及一艘载着皇家新娘的“喜船”,在驶入亚历山大港时触礁沉没,乘客悉数遇难。悲剧传来,国王震惊,遂下令建造“亚历山大法洛斯灯塔”——至此,灯塔载入人类发展的历史。

随着对天文气象的了解,航海事业蓬勃壮大。近代科技进步,更是显著提高了航行安全系数。可任凭技术如何发展,这苍茫大海中,灯塔始终毅然挺立:它是火把,驱散黑暗;它是光明,带来希望;它是守护,指引着来往航船,而一个国家、民族从贫穷到强大的过程,恰似这行船…… 

今年,是中国共产党百年诞辰,一百年前的中国就像艘破旧不堪的巨轮,迷茫中不知前途,而中国共产党就是近代史上矗立不倒的灯塔,始终指引着光明的方向。年初,颇具才华的青年作曲家王丹红从中国百年沧桑巨变的恢弘历史画卷中汲取灵感,创作了大型主题交响曲《灯塔》,展现出党在历史中砥砺前行,带领国家走向强盛的历程,为建党百年献礼。

这部信仰之作,由四川交响乐团、深圳交响乐团、武汉爱乐乐团、青岛交响乐团、天津交响乐团、哈尔滨交响乐团6支乐团共同委约而创,5月4日于国家大剧院首演。

6大乐团,120位演奏员,60多分钟时长,2天排练时间。作为指挥,怎样将一部作品成功地与不同风格的联合乐团再度创作,是摆在眼前的一个巨大挑战。为此,我和策划团队进行了大量准备,六方诸侯尽遣精兵强将,大多在当地做了预演,可谓有备而来。即便如此,首次排练,我依旧带着忐忑站上指挥台,脑中思索着可能出现的种种问题,然而挥拍启奏,一切竟美好得令我惊讶!所有演奏员心齐如一,成竹在胸,精于作品并善于倾听合作,既热情投入又互相关照,没有试探,更没有嫌隙,人人为音乐、为荣誉而努力,呈现了高度的职业素养和饱满的创作状态。 

首演之夜,所有艺术家们把对祖国和党的一腔热爱毫无保留地尽情释放,听众们反响热烈,演出获得很高赞誉。诚然,《灯塔》这部作品能不能成为经典,需要时间和听众的反复检验。但六大乐团联合委约、联合首演的模式,给中国的原创交响乐打开了新一扇大门,更给了我们几多启示。

作为了解国情,在古典音乐领域从业多年的音乐工作者,我一直认为:乐团的优劣,并不取决于“高手有多高”,而在于“短板有多短”,这在此次排演中得到了更充分的验证。当下,众多乐团在各级政府扶持下引进人才,耗资不菲。但交响乐事业的发展,既要拔高,更要补短。“短板”的形成,有其历史遗留因素,可是职业化观念淡薄、制度管理不到位,讲维权甚于讲文明,讲世故甚于讲规矩的问题似乎更大——拔高易,补短难,多年调研下来,这始终是困扰各地乐团的顽疾。一味动真格、耍强硬,如手术般切除,搞“末位淘汰”,在目前体制下显然不是上策。加强职业道德教育,用“请进来,走出去”来补短填空,不失为一种方法。我认为,坚定地走职业道路,融合“人性化管理”的同时,更要着力于乐团演职人员的素养建设。虽然演奏员的个人情况存在差异,失位原因也各有复杂,但是走进乐团,拿起乐器,就应该做到“对待艺术有真诚,对待工作有热情,对待制度有敬畏”,这才是指引乐团发展方向的“灯塔”。

记得王丹红在创排工作时说的一句话:“其实,我们每个人心中也都驻着一座灯塔……”我非常认同,纵观岁月长河,人生各处都需要有灯塔指引前行:作为指挥,为中国交响乐事业发展当好铺路石、为古典音乐大众普及做好讲解员,就是我的灯塔;作为老师,教学近40年,我始终不忘《罗丹论艺术》的开篇语:“要想成为一个艺术家,首先要成为一个人……”教书育人,育人比教书更重要。能够把学生培养成心无旁骛钻研学习,有正确理想,有执着目标,有坚韧不拔性格,有对信念不断追求的人,就是我的“灯塔”。

愿我们都坚守自己的灯塔——它是人生风浪中的自信,是沧桑岁月中的执著,是艰辛磨砺中的希望,也是前行中温暖、唤人奋进的力量。它让我们在追求光明的漫长岁月中,不再惧怕黑暗。(文 | 张国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