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音乐年鉴•交响乐:“大年”依旧,古典音乐演出市场走向成熟精深

30 12 2019  音乐周报   演出 - 国内各地  237 次阅读  0 评论

2019年的交响乐舞台,在鲜花着锦的喧闹之外,更加醇厚精深的艺术呈现带给观众更恒久的艺术感动,也进一步拓宽了公众对于音乐极境的认知。

19

莫斯特率领自己的“亲兵”克利夫兰管弦乐团登台国家大剧院。(牛小北/摄)

 

在回顾2017年国内的交响乐演出时,笔者曾感慨这是久违的“大年”,众多顶级名团的轮番驾临让以北、上、广为代表的超一线城市演出市场呈现出毫不逊色于国际音乐都会的“星光”。更令人感到欣喜的是,在随后的两年中,“大年”的豪华阵容依旧,中国古典音乐市场在快速蓬勃的发展中成为不断趋向成熟的、观演双方都愈发投入和认同的世界一极。2019年的交响乐舞台,在鲜花着锦的喧闹之外,更加醇厚精深的艺术呈现带给观众更恒久的艺术感动,也进一步拓宽了公众对于音乐极境的认知。

 

指挥、乐团、曲目的完美三重奏

在过去多年中,“名家名团”足以成为音乐会票房的保证,如果再有耳熟能详的经典名曲,简直就是别无所求了。但资深的爱乐者都知道,管弦乐艺术最佳的艺术呈现往往源自艺术家、乐团与曲目气质的匹配与融合,即便今日世界顶级乐团愈发“全能”,但其深湛的传统底蕴依然要在某些特定曲目中被还原。

4月12日,因两度执棒维也纳新年音乐会而备受乐迷青睐的指挥家弗朗茨•威尔瑟-莫斯特率领自己的“亲兵”克利夫兰管弦乐团登台北京国家大剧院,这支被行业内外普遍视为“最具欧洲气质”的美国乐团在理查•施特劳斯的交响诗《英雄的生涯》中迸发出令人难忘的光芒,尤其是在“英雄的战斗”中打击乐极快的推进速度裹挟着铜管凌厉的吹奏,掀起了无比磅礴的音浪,让随后到来的圣洁终曲更加清新澄澈,堪称大师手笔。

 

20

尼尔森斯执棒莱比锡格万特豪斯管弦乐团奏响布鲁克纳《降B大调第五交响曲》。 (王小京/摄)

 

初次造访北京的拉脱维亚指挥家安德烈斯•尼尔森斯也在曲目设计上展现出足够的诚意。这位如日中天的乐坛翘楚与莱比锡格万特豪斯管弦乐团在6月8日奏响了布鲁克纳的鸿篇巨制《降B大调第五交响曲》,指挥家在明晰的结构布局和丰沛的细节勾画间达到了高度的平衡,乐团低音弦乐声部始终为音乐行进确立了稳健的脉搏,布鲁克纳笔下的繁复对位在艺术家的娴熟驾驭中达到的浑然一体令人印象深刻。

已是连续三年展开大范围中国巡演的维也纳爱乐乐团对于许多乐迷而言,已从遥远的传奇变为亲切的盼望,当代德奥作品演绎的绝对权威克里斯蒂安•蒂勒曼的领衔令阵容更显豪华。10月29日,这对组合在武汉琴台音乐厅奉献了一版精湛至极的布鲁克纳《c小调第八交响曲》,维也纳爱乐弦乐声部享誉世界的高贵质感与蒂勒曼赋予作品的格外舒展绵延的乐句气息,令第三乐章的梦幻与静谧达到极境。

 

21

雅各布•赫鲁萨执棒班贝格交响乐团 (牛小北/摄)

 

两天后,相比之下“星光”并不耀眼的班贝格交响乐团也在捷克青年指挥家雅各布•赫鲁萨的执棒下在国家大剧院奉献了一版浑然灵动的德沃夏克《d小调第七交响曲》,谐谑曲乐章舞曲节奏中俯拾皆是的弹性速度尤其精彩。德奥钢琴大师布赫宾德与德累斯顿国家管弦乐团以“自弹自指”的方式呈现贝多芬钢琴协奏曲全集,同样也因艺术追求与乐团传统的高度契合而拥有独一无二的纯正气质。

 

同一曲目,别样精彩

随着顶级乐团造访中国频率的大幅提升,曲目上的部分重叠现象也不再鲜见,在笔者看来这不但不是令人遗憾的枯燥重复,反而恰是直观对比不同诠释风格的机会。

 

22

卡尔多•夏伊执棒琉森音乐节管弦乐团(王小京/摄)

 

指挥大师里卡尔多•夏伊与琉森音乐节管弦乐团10月的再度造访因马勒《a小调第六交响曲》的加持而备受期待。众所周知,阿巴多指挥琉森演绎的马勒交响曲堪称新世纪范本,影响深远,而夏伊则将鲜明的个人气质注入作品之中,更加浑厚的低音声部和紧凑的声部轮转将作品首尾乐章中复杂的情绪对比呈现得条理清晰、逻辑完满,乐团强劲的声部实力和自发统一的演奏默契亦保障了演奏的超一流品质。而在半年前,同为马勒演绎权威的英国指挥家乔纳森•诺特与瑞士罗曼德管弦乐团也带来了一版风格迥异但同样杰出的“马勒六”,相较于琉森极致突出的戏剧张力,罗曼德版本更加注重横向推进的流畅感,弦乐声部的主导地位进一步加强,在行板乐章牛铃奏响的一瞬营造了怡人的田园意境。

3月中旬造访北京的伦敦爱乐乐团在首席指挥尤洛夫斯基的执棒下展现出近年来乐团巡演中的最高水准,不但与小提琴名家茱莉亚•费舍尔带来了精致扎实的门德尔松协奏作品,还在勃拉姆斯《D大调第二交响曲》中呈现出凝合醇厚的音响质地,大提琴与圆号声部的表现尤其出色。不同于巡演其他场次中安排的拉赫玛尼诺夫作品,稳居英国乐团头把交椅的伦敦交响乐团在西安站也奏响了勃拉姆斯的这部作品,指挥大师西蒙•拉特爵士对于乐团的气质显然高度熟稔,令这部德奥交响曲焕发出更加丰沛的色彩和听觉冲击力。

 

23

捷杰耶夫大师率马林斯基交响乐团在国家大剧院演出。(牛小北/摄)

 

中国观众的老友捷杰耶夫大师率领马林斯基交响乐团在国家大剧院的演出体量用“重磅”“马拉松”似乎都不足以形容,连续三天在里姆斯基-科萨科夫、瓦格纳、柏辽兹专场中娴熟切换,艺术水准和风格匹配依旧完满和谐,实在令人赞叹。在科萨科夫的交响诗《天方夜谭》中,指挥家与乐团充分展示着对“音乐母语”的自由运用,在“巴格达节日”乐段中音乐的速度几乎无限逼近失控的极限,但捷杰耶夫就如一位经验老到的船长,驾驶船只在巨浪中飞驰而避开一切暗礁,令人赞叹。而在指挥大师里卡尔多•穆蒂和芝加哥交响乐团1月份的巡演中,《天方夜谭》变成了一幅瑰丽辉煌甚至雍容绵延的交响泼墨,无论是享誉全球的铜管素质还是纤细缠绵的提琴独奏,艺术家们都选择了更为平稳和中庸的诠释思路。

除此之外,对于中国观众格外钟爱的“柴五”,来自芝加哥、克利夫兰、莱比锡的顶级乐团们也奉上了足够差异化的解读,令笔者赞叹杰出艺术家们透过同一部音乐文献所传达的美学追求是如此斑斓丰沛。

 

处巨星身旁,本土乐团光彩依旧

2019年,中国乐团继续扎实成长,不但以更加职业化、个性化的乐季曲目设计吸引着本土观众的注意力、加深着乐团与城市的关系,也在与国际顶级音乐大师的合作中证明了自己的视野与水准都达到了全新的高度。

 

24

阿格里奇与老搭档迪图瓦 (蔡磊磊/摄)

 

5月3日,传奇钢琴大师阿格里奇造访上海,与老搭档夏尔•迪图瓦执棒的上海交响乐团联袂奉献了普罗科菲耶夫《C大调第三钢琴协奏曲》,“钢琴女祭司”老而弥坚的完满技巧和了然于心的纯熟解读固然令人赞叹,乐团在协奏中迅捷的反应和嬗变的音色同样为作品呈现的成功和完整提供了坚实的保证。上交的高光时刻远不止于此,10月21日,同样是在迪图瓦大师的执棒下,乐团在北京国际音乐节中演出了法国作曲家柏辽兹的音乐传奇剧《浮士德的沉沦》,从开篇激昂澎湃的“匈牙利进行曲”到第二幕浮士德与玛格丽特的爱情二重唱,再到尾声与东京混声合唱团共同营造的幽暗神秘氛围,无不精确传递出作品超越时代的配器想象力。

同样在“巨星”身旁绽放耀眼光彩的还有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12月5日,乐团与小提琴家安妮-索菲•穆特合作演绎了贝多芬《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相信任何一位熟悉穆特与卡拉扬和柏林爱乐乐团经典唱片演绎的乐迷,对于乐团的期盼都不逊于独奏名家的表演。而在指挥家曼弗雷德•霍内克的执棒下,乐团弦乐声部以极为齐整平顺的运弓和紧凑熨帖的对答在首尾乐章创造了兼具典雅精致与恢弘磅礴的气势。

7月27日,国家大剧院舞台上,中国交响乐团在其2018-2019音乐季的闭幕音乐会中选择了马勒的鸿篇巨制《c小调第二交响曲“复活”》,笔者认为这是中国本土乐团近年来在马勒交响作品中的最优表现。指挥家张艺在第二乐章的连德勒舞曲乐段中用十分恰切的速度勾勒出朴素而清新的梦幻意境,又在结构庞杂的末乐章中展现出过人的结构意识和平衡感,朱慧玲、李晶晶两位歌唱家与国交合唱团的发挥也十分惊艳,是一版值得反复回味的、在整体与细节上都足够令人信服的上佳演绎。除此之外,迎来建团60周年的中央芭蕾舞团交响乐团也在多场带有团庆性质的音乐会中为独具美感的舞剧音乐奉上了堪称权威的诠释;深圳交响乐团、浙江交响乐团、上海爱乐乐团、杭州爱乐乐团在委约新作上的表现同样值得称赞。希望在未来几年中,国内乐团这种稳健向好的发展态势能够继续保持,并且通过足够差异化的策划思路确立鲜明的艺术特色与风格,让全国各地观众的日常观演层次更上层楼。

 

相关文章

短视频时代,流量助力全球古典音乐大众化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23 06 2022
以男性主导的古典音乐界将被重塑?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17 01 2022
阳春白雪 和者日众——指挥家郑小瑛的音乐使命 文章来源: 当代音乐
发布于 14 12 2021
为一家公司创作一部交响乐,企业委约也追求艺术突破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23 08 2021
亚裔声音值得被“听见”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12 08 2021
乐评 | 沪上遥想冬宫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29 07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