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手烹出清茶一盏:专访叶小纲

02 07 2021  人民音乐出版社   人物 - 热点访谈  138 次阅读  0 评论

专访叶小纲

 

叶小纲

中国当代著名作曲家、音乐教育家,中国音乐家协会主席。

创作包括交响乐、室内乐、歌剧、舞剧、影视音乐等多体裁的大量作品。代表作有《地平线》《最后的乐园》《大地之歌》《喜马拉雅之光》《青芒果香》《峨眉》《鲁迅》《英雄》《美丽乡村》《林泉》《羊卓雍错》《澳门新娘》《永乐》等。

 

访者按

2021年3月,叶小纲先生的首部文学随笔《素手烹茶》以及他的新专辑与同名黑胶唱片《大爱苍生——叶小纲作品选》由人民音乐出版社出版发行。在这样一个契机,叶小纲先生接受了我们的采访,谈话从文学到音乐,从过往到未来,让我们看到了作品背后的他。然而,书中的文字仅是他丰富人生阅历的缩影,专辑中的音乐亦是高度凝练的艺术魂魄。通过体味作品去真正了解一个人的内心世界或许不易,但文字与音乐的确为我们提供了一扇窗,窗外则是作曲家一路走来的剪影。

 

20

访谈完整视频已上线人民音乐出版社官方B站
“识别图中二维码”即可观看

 

Q&A

李晓蓓(以下简称“李”):叶老师好,非常高兴您接受人民音乐出版社的采访,也恭喜您的首部文学随笔《素手烹茶》的出版。关于这本书,我在序言里看到,您青年时就有著书的想法,现在是四十年之后完成了这个心愿。能跟我们谈一谈出版这本书的缘起和过程吗?

叶小纲(以下简称“叶”):缘起当然是年轻时代心中的夙愿。每个人年轻时都有自己的梦想,比如写一本书、作一首曲,或者成为一名工程师,等等。关于写书,当时就是灵光一闪。因为在我们成长的年代,学习音乐受条件所限,所以有点儿担心自己成不了音乐家。那时市面上的书特别少,除了鲁迅的作品基本上就没有什么别的书了。所以那时我看鲁迅的书比较多,当时很敬佩他,觉得他不仅有思想、有文化,文学造诣、国学根底也非常深厚,这些都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我当时就想,将来万一搞不了音乐,能不能成为一个作家呢?

后来我考进了中央音乐学院,成为一名专业音乐工作者,因为创作任务非常繁重,同时还要教学,所以写书这件事就搁置了。慢慢地,信息技术手段发达了,我就想能不能开通博客,但也一直未能实现。直到我个人的微信公众号(公众号ID:yexiaogang1955)开通以后,才开始一篇篇地写文章,所以说到今天这本书能够出版,也是水到渠成的事。

非常感谢人民音乐出版社,出版了我人生的第一本书《素手烹茶》,无论是构思、理念还是装帧,社领导及责任编辑都投入了巨大精力,我非常感动,大家都一致认为,既然做就一定要做好。我也非常高兴这本书能够呈现在广大的读者面前,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李:我们也很荣幸,能够出版您的第一本文学著作。我注意到,这本书里有一些文章是很温情的,例如您写自己父亲、母亲的故事。能谈谈您的父亲、母亲对您人生最大的影响是什么吗?

叶:首先,音乐上的影响很深远,这就不用多说了。其次,就是阅读方面的影响。我记得小时候家里书很多,我父亲外语非常好,所以外文书很多,但是那些书我看不懂,就只看中文书。我们家从《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到文怀沙先生的《屈原九歌今绎》都有,范围很广。外国的小说,有德莱塞、屠格涅夫、莫泊桑等人的作品,可以说几乎所有的世界名著我们家都有。儿时的记忆中,家里的书摆满了好几面墙,颇为壮观。父母对我的影响在这一方面是比较明显的。

 

李:这对您的文学造诣和素养,以及之后的写作,都是有非常大的影响的。对吗?

叶:对,所以我书题献给了我的父母。这个方式也是学习了世界上很多的著名作家,我觉得这比较有温度,也很温馨,同时也希望这本书能成为走进人内心的通途。

 

李:近期您还有一张专辑加黑胶唱片《大爱苍生》在人民音乐出版社出版,据了解,《大爱苍生》这首作品是在2020年非常特殊的一个时期创作的。当时从创作到完成大概只用了十几天的时间,能谈谈这中间具体的一些故事吗?

叶: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爆发,这是一个百年不遇的特殊时期。写歌的时候是3月,氛围还是比较黯淡的。在这种情况下,我就把《大爱苍生》写出来了。《大爱苍生》有点儿愁云万里、压抑的感觉,表达了一些内心的惆怅情绪,尽管后面还蛮光明的,但基调还是比较凄美。这首歌恰如其分地掐住了时代的脉搏,符合了很多人当时的心理,所以这首歌推出来之后也收到了很好的社会反响。

后来到了5月,已经能够感觉到中国“抗疫”逐步走向成功了。那时我又写了《樱花满天红》,武汉是樱花城,所以曲名中用了“满天红”。这首歌就乐观多了,十分坦荡舒展,但还是有一点儿忧郁的感觉。我觉得武汉的医务人员是非常了不起的,所以这首歌也是非常明确地献给医护人员,作品中感恩了他们的奉献精神,比较温暖。由此看来,音乐创作还是要符合时代的需要,才能满足人们真正的审美需求。

 

李:关于《樱花满天红》,我记得当时您在个人公众号发推文的时候还配了一张在武汉樱花树下的照片。

叶:对,后来我作为全国政协代表去了一次武汉。那次去,看到武汉的工业生产、日常生活都恢复得很好,人们也很有信心,十分高兴。后来我又写了一首作品,叫《心中的湖北》,是一首小提琴协奏曲,因为没有进行专业化录音,所以这次就没放在新专辑里,计划下一步把《心中的湖北》做出来。这首作品是在《樱花满天红》之后创作的,感觉又不一样了,所以这几首作品是一层一层推进的。我们常说艺术来源于生活,确实如此。

 

李:我注意到前不久您开通了B站账号,上面有您举办音乐公益讲座的内容,能谈谈您的初衷或发起的目的吗?

叶:我非常希望爱好音乐的人能关注这个B站账号(B站名称“叶小纲”),因为我在那里谈到很多音乐话题,比如“人为什么要学音乐?”“学音乐和不学音乐到底有什么不同?”等。还有一些其他的话题,比如“怎样在飞速发展的社会中,让自己能够站住脚?”“如何成为一个复合型人才”等。我甚至想慢慢打破音乐的范畴,把话题面拓展得更加宽泛一些。例如这次出版的书里,我写得内容也很广,音乐评论只有几篇,此外就都是其他方面的内容了。这和我的阅历、兴趣有关,如我对名山大川、植物的热爱,对生活的观察,还是蛮有意思的。

 

李:“中国音协”最近刚刚换届,请问之后的重点工作有哪些?

叶:我们的国家面临“十四五”规划,“中国音协”也一样。我们有很多重要的事情要做。相信这对任何领域,无论是音乐界、文化界,甚至是作曲家个人,都是百年不遇的重要时刻。我希望能把握好这个机会,让自己的光和能在这个独特的历史时代中,绽放出更加美丽的花朵。之后我要抓很多创作,推广很多作品,还要团结、引领音乐人,并且要照顾到体制外的音乐工作者们。我们这个社会发展越来越多元化,所以眼界一定要宽,心胸一定要包容,站得高才能真正看得远,才能做更多的事。

 

李:您对青年作曲家一直有扶持计划和宣传,那么对他们您有什么想说的?

叶:年轻的作曲家是中国音乐的未来。今天他们如何,将来中国的音乐就如何。作为老师,我对他们的要求是比较严格的,希望他们在技术上无懈可击,在社会观点上要朝前看、正能量,在学术上要专注。同时,希望他们将来能给中国音乐带来一股清新的空气。

此外,建议他们要熟悉本民族的音乐语言,这是现在青年音乐家的一个弱项。我觉得,我写音乐不费劲是因为我的音乐语言就像水龙头,拿来一打开就有,这是多年的积淀。现在的年轻人,他们一打开龙头,很多是西方配器法、对位法、观念、形态、电子音乐等,这不是根深蒂固的民族传统。尤其是旋律系统,我们中国的音乐是有自身的特殊语境的,比如,旋律发展到哪,之后肯定是往这儿拐而不是往那儿拐。如果一个年轻人脑子里全都是西方音乐的那一套,那作品肯定是要被“打入冷宫”的,因为社会是非常残酷的,好东西能留下来,不好的东西真的是留不下来。所以我希望他们能够刻苦钻研,认真体会,不要仅仅浮于表面,而是真正下功夫,尤其是在民族音乐的领域下功夫。不熟悉民族音乐语言,就很难写出了不起的作品。艺术其实没有太多的选择,是非常艰辛的一件事情。

 

李:您最近有哪些重点工作和安排?

叶:最近的重点工作就是围绕建党100周年的创作,现在这个任务是最重要的。

 

李:我们都非常期待您的作品。

叶:我要写一个英雄的诗篇,献给那些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立下了汗马功劳的英雄们。把他们的精神凝结在作品中,变成一部大型交响乐。作品既要兼顾到可听性、群众性,还要兼顾到学术性。所以这个挑战是非常大的,但是我觉得非常兴奋,非常有意思,觉得自己做了一件从来没做过的事。

 

李:这部作品大概什么时候会和观众见面?

叶:今年七八月就会公演了。

 

李:我们十分期待,一是期待听到叶老师更多、更好的音乐作品,二是期待看到更多精彩的文学作品。谢谢叶老师!

叶:谢谢!

 

录音整理:廖宇虹(实习)

 

相关文章

专访 | 访谈近百位音乐家,一位钢琴教育者对艺术的传承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17 06 2022
叶小纲:人生如不如戏,拭目待焉 文章来源: 人民音乐出版社
发布于 15 06 2022
万叶谈 | 守护中的追寻:专访郁钧剑(上) 文章来源: 人民音乐出版社
发布于 06 12 2021
最新发行 | 叶小纲:遥远的致敬,乡土的记忆 文章来源: 微信公众号-拿索斯古典音乐
发布于 15 11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