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绎中国味道只靠滑音就够了吗?

28 01 2021  音乐周报   活动 - 节会活动  157 次阅读  0 评论

近日,王连三大提琴作品讲座音乐会在北京卡迪文音乐厅举行。

122

方义嘉(左)、吴临风(右)、李欣原(钢琴)演奏《相望》

 

近日,王连三大提琴作品讲座音乐会在北京卡迪文音乐厅举行。青年大提琴家方义嘉、吴临风与钢琴家李欣原精彩呈现了中国大提琴民族化先驱作曲家王连三在不同时期的经典作品,这些优美动听、极富生活气息并具有浓郁民族民间风情的作品令现场观众陶醉。

 

开创大提琴中国化之先河

在本场音乐会中,青年大提琴教师吴临风主要担任曲目导赏与讲解。他介绍,王连三是大提琴表演艺术家、教育家,也是中国大提琴音乐民族化创作最热忱的开拓者。他在长达三十多年的大提琴教学、大提琴创作生涯中不断体现着民族化的审美追求,他的创作对中国大提琴音乐的发展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

音乐会第一部分演出的《游戏舞》《秋千》、两首《船歌》,作品相对短小,音乐肢体简易,较适合儿童演奏;第二部分《小圆舞曲》《小回旋曲》《即兴曲》风格为中西结合,可以听到五声音阶不时出现;第三部分《戈壁摇篮曲》《盲女》《采茶谣》无论演奏技术难度还是题材与素材运用都非常成熟,大提琴与钢琴的配合堪称手法娴熟。

王连三的作品中最广为人知的一首是《采茶谣》,创作于1952年,是中国第一首大提琴协奏曲。该曲加入了作者家乡福建武夷山歌音调,具有鲜明的福建地方色彩和浓郁的生活气息。在那样的年代,这样的举措受到了周恩来总理的大力赞赏,并鼓励其更多地创作该类作品,以把博大的民族音乐用西洋乐器演奏出来。

这首作品反复出现民谣的旋律,第68-71小节广泛使用具有动力性的三连音不规则节奏,在主题的基础上加快速度,奏出一段欢快的旋律,五光十色的泛音实音交相辉映,使人们仿佛看到茶山上正在劳动的青年男女们欢快的身影。中段的欢快节奏使得气氛更加富有生气,随后,在本曲的高潮部分,大提琴采用跳音和“加花”进行演绎,在急速的华采乐段之后结束。

此曲随即传播到美国、德国、瑞士、日本、比利时等许多国家,被列为中国音乐院校的必习曲谱。时至今日,当代作曲家们也时常返乡收集富有活力的民族民间音乐素材。

 

中国味道还得多加点“料”

《盲女》是每个中国大提琴演奏者都非常熟悉的作品。方义嘉介绍,王连三老师当年在香港看到贫苦的人民有感而发,创作时已经确定了作品的基调,那就是“苦”,风格偏向于抒情、缓慢。如果说大提琴总是有着一股悲伤的低鸣,那么这首作品正好契合——但是当我们真正回到乐谱和音乐之中,我们又能看到其实在这位“盲女”的“苦”中,不止一次地流露出了希望。

演奏《盲女》《采茶谣》这样的中国作品,如何表现其中国韵味?是不是如一些外国人所说,想把音乐作品演绎得具有中国韵味那就是加入滑音?方义嘉认为,这个观点特别片面——就好像很多音乐初学者会说,要掌握小步舞曲就掌握好“强弱弱”的节奏一样。

方义嘉说,我们的大提琴演奏法虽然没有完全跳脱出西方传统的大提琴演奏法,在其基础上,演奏家会加入一些中国民族器乐的演奏技巧,如:左手长滑音、短滑音、颤音、右手快速推拉弓等,但是,滑音并非可以随意使用,滑音更像是我们汉语口语的尾音,在演奏《盲女》与《采茶谣》时,应用语言表达的方式加上个人的理解,在正确的位置加入滑音,才可以让观众信服。

此外,在这两首作品中,观众直接感受到的“中国味”其实是五声音阶。对于大提琴演奏者来说,五声音阶并不很容易演奏,因为其中的四度与五度音程较多,这十分考验演奏者的听觉音准以及左手音准。因此,一首大提琴中国作品,其东方韵味的充分表达,不仅仅是把握好滑音的演奏,作品本身的写作基础也直接决定了它的风格。

 

力推中国大提琴原创作品

音乐会上,吴临风与方义嘉、李欣原还演奏了中央民族乐团副团长、作曲家赵东升创编的大提琴二重奏作品《相望》,钢琴伴奏部分由四川音乐学院大提琴教授、作曲家张义明谱写,将主奏乐器大提琴的旋律衬托得天衣无缝。这是中国少有的改编成功的大提琴二重奏作品,运用了两首非常有名的歌曲《鼓浪屿之歌》和《绿岛小夜曲》的音乐素材,代表大陆与台湾人民盼统一的心情。

方义嘉总结,这首作品以深情的旋律如泣地诉说着盼团圆的心情,在大提琴音区的使用、调式的选择上极好地发挥了大提琴歌唱性的特点;以娴熟的复调作曲技法将两首歌曲有机地结合在一起,受到了众多演奏家及观众的好评。

“疫情之年,许多事情催促着社会回归本真。三年前我创办了中国大提琴新作品网,委约近50位中国专业音乐院校与多名海外华裔作曲家创作了多部不同风格的大提琴新作品,连续举办多场中国大提琴新作品音乐会。”方义嘉认为,应该把王连三这位中国大提琴先驱的经典作品详细地介绍给更多听众,他与吴临风因为理念相同而一拍即合。“我们一直思考,身为一个青年大提琴演奏家及教师的历史职责,在我们的音乐生命中还有一个重要使命——把中华民族最耀眼的大提琴作品传承下去。因此,未来,除了举办更多场大提琴音乐会,我们也会努力教好更多大提琴琴童,要为传播中国大提琴新音乐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