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健|漫话古琴

12 04 2022  《中国音乐》1981年第2期   教育 - 综合  117 次阅读  0 评论

漫话古琴

 

《中国音乐》是由北京市教育委员会主管、中国音乐学院主办的音乐理论学术期刊,创刊于1981年3月,至今已走过40年历程。作为 “双核心”期刊,《中国音乐》为CSSCI中文社会科学引文索引(2021—2022)来源期刊和北京大学《中文核心期刊要目总览》来源期刊同时收录。截至2021年3月,《中国音乐》已经出版共计168期。据2022年3月7日中国知网(CNKI)期刊音乐数据库显示,《中国音乐》出版文献共计7060篇,总下载次数为1988221次,总被引次数为8129次;2021年度总影响因子0.491,2021年度综合影响因子为0.26。 

多年来,在学界同仁的关爱与支持下,《中国音乐》刊载论文的研究范围与论域不断扩大,研究对象不断细化,研究材料与方法不断更新,研究人才不断涌现,研究成果日益丰富,学术质量逐步提升,对中国音乐学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建构均起到了积极的支撑作用。为庆祝《中国音乐》创刊40周年,该刊遴选出40年来曾在《中国音乐》刊发并在学界产生一定影响力的论文,自3月28日起,通过微信公众号(中国音乐ChineseMusic)陆续推送,以飨读者。今日刊载的文章是许健的《漫话古琴》。

 

——编者

 

 

一、源远流长的艺术

在我国古代只有一种琴,就是现代所说的古琴。当时,在一些具有文化传统的城镇中,经常可以听到它那悠扬的琴声。以后,胡琴、月琴、扬琴、提琴之类的琴逐渐增多,为了加以区别,才称之为古琴。它是我国特有的民族乐器,历史源远流长。

早在《诗经》的时代,琴已经是很受欢迎的乐器了。每当拨动琴弦开始演奏的时候,人们往往静静地坐在旁边,凝神谛听它那美妙的音乐。所以《诗经》中有“琴瑟在御,莫不静好”的描述。当时琴和瑟象一对孪生姊妹一样,经常在一起演奏,由于她们彼此配合得非常协调动听,人们常用来比喻夫妻之间美好而和谐的关系,于是《诗经》中又有:“琴瑟友之”、“如鼓瑟琴”之类的诗句。

瑟是二十五根弦,每条弦都有木桩(码子)来支撑,拨弹它的空弦发音,类似筝的奏法。琴比瑟要小巧轻便,只有七条弦,不仅能奏空弦的散音,还可以奏按音或泛音,音色和音高的变化也更加丰富。后来瑟被筝所代替,旱就失传了,而琴却一直流传到了今天。 

在几千年的漫长历程中,琴有不少发展与变化,从湖北随县出土战国初年的琴与长沙马王堆出土的汉琴看来,它们与后世流传的琴很不一样,最突出的差别是当时还没有加上琴徽。这是用玉石或贝壳等镶嵌在琴面的十三个圆形标志。根据嵇康《琴赋》中:《徽叹钟山之玉》的说法,至少在汉魏之际已经有了琴徽。它是用来标明泛音位置,同时还可以按照这些谱记指出按指所在的弦位,这就为文字记写提供了条件。南北朝时期的《碣石调•幽兰》用这种文字谱记写下来,流传到今天已有1400年的历史了。

文字谱后来简化成各种符号,称“减字谱”。唐宋以来的一些琴曲就是用这种记谱保存下来的。明清以来刊传了百余种琴曲谱集,这是非常丰富的一笔音乐遗产。今天已经汇编为《琴曲集成》由中华书局影印,陆续出版发行,陈毅同志为该书题词写着:“这是丰硕的果实,极美丽的古代花朵”。

这些古代花朵凝聚着历代音乐家的智慧,是我们民族宝贵的精神财富,得到国内外有识之士的重视。今天,在我国北京、上海等十来个城市中,相继恢复或建立了古琴研究团体。

 

二、艺术的魅力

五百年前刊传的一部琴谱名叫《神奇秘谱》,这样的书名不是有点故弄玄虚了吗?其实不然,历史上有许多生动的事例可以说明,琴曲确实有着神奇的艺术魅力。 

《左传》中有这样一个故事:郑国把俘虏的一批楚囚献给了晋国,其中有个名叫钟仪的专业琴师,被晋侯发现后,就命他弹琴来听。他的演奏具有浓郁的楚国风貌,从而表达出对故乡深刻的怀恋之情。晋侯听了很受感动,认为他“乐操土风,不忘旧也”、于是把他放回楚国。钟仪能够得到这样的幸运,这难道不应当归功于他的艺术吗?

《史记》中也有个故事:年轻的司马相如在卓家作客期间,弹了一首动人的琴曲,少女卓文君听到如此美妙的音乐,完全为之倾倒。她终于不顾一切,与司马相如私奔,去追求自己向往的爱情生活。她父亲施加了压力也没有用,只好承认了这门婚姻。据说司马相如当时弹唱了一首《凤求凰》,向卓文君求爱,于是这首倾吐真挚爱情的琴歌,千百年来一直为人们所传唱。

诗人阮籍为避免当政者司马氏的寻衅迫害,在他的“咏怀诗”中也未敢直抒胸臆,但他内心的思绪却是很不平静,“夜中不能寐,起坐弹鸣琴”,半夜里失眠,只好靠弹琴来倾诉衷曲。现在流传的一首《酒狂》,据说是表现他借酒佯狂的心绪。

嵇康也因反对司马氏的统治,才四十岁就被杀害了,临刑之前,他看看太阳的影子,觉得时间还来得及,就要来一张琴,从容地弹奏了一曲《广陵散》,通过乐曲中悲壮慷慨的情绪,来发泄胸中无限的愤恨与不平。他后悔生前不曾把它传给别人,耽心会从此绝响呢!

唐代的李白也很喜爱琴曲,他在一首诗中写道:“蜀僧抱绿绮,西下峨媚峰,为我一挥手,如听万壑松,客心洗流水,余响入霜钟。不觉碧山暮,秋云暗几重”。描写蜀僧在琴中表现的意境,时而如滚滚松涛,时而如滔滔流水,一直到音乐结束, 余音还象远处的钟声,给人以暇想。最后,诗人如梦初醒地发现眼前的景色进入了黄昏时刻,原来时光已经不早,可见他沉缅于音乐是多么深沉了。

以上这些事例说明琴曲是很有感染力的,它既能表达思乡,又能抒发爱情;既能发泄内心的抑郁不平,又能描绘自然界的风声水势,具有丰富的艺术表现力。看来,《神奇秘谱》的命名,确也是名符其实的了。

 

三、来自现实的题材

古代琴曲虽然动听,今人欣赏起来,不免如雾中看花隔了一层。不过,这个时代的距离是可以缩短的。因为它的题材内容也和其它艺术一样,都是源于当时的现实生活,有的还是直接来自民间歌曲。

有一首《梁甫吟》就是山东民歌, 它的曲调悲切,民间曾作为葬歌,所以蔡邕《琴赋》中说:“梁甫悲吟”。诸葛亮从小生活在泰山地区,很熟悉这首歌,后来他到了荆州,仍然“躬耕陇亩,好为梁甫吟”。当时用乐器伴奏的相和歌曲中也吸收有这一曲目。

琴曲《乌夜啼》原来也是民歌。南北朝时流传在荆楚地区,属于西曲。内容是对远行的爱人倾诉其相思之情,所以李白在《乌夜啼》一诗中写道:“停梭怅然忆远人,独宿孤房泪如雨”。在南北朝时期,它还以歌舞曲的形式演出,因此庾信在同名诗作中说:“促柱繁弦非子夜,歌声舞态异前溪”。《子夜》和《前溪》都是江南地区的歌舞,它们的风格自然与《乌夜啼》不相同。这说明古代的民歌、琴曲、相和歌和歌舞曲在题材内容上常是一脉相承的。

琴曲中一些以自然景物为题材的作品,如:奔腾不息的《流水》,波光云影的《潇湘水云》,悠然自得的《渔樵问答》,以及《平沙落雁》、《幽兰》、《梅花三弄》等等。这些题材在我国传统的诗词绘画中屡见不鲜。

在我国文学史中有些著名的诗作,如:屈原的《离骚》,蔡琰的《胡笳十八拍》,王维的《送元二使安西》,柳宗元的《渔翁》以及李清照的《凤皇台上忆吹箫》等等,都多次被谱成琴歌或琴曲。

一些脍炙人口的历史故事或民间传说,也常常通过琴曲加以生动地反映,如表观屈原被放逐后抑郁不平的《屈原问渡》、《泽畔吟》,婉惜项羽英雄末路的《楚歌》,歌颂坚持汉节英勇不屈的《汉节操》(苏武思君),以及根据昭君出塞创作的《昭君怨》等等。

据此可知,只要了解我国的历史,熟悉我国传统的文学艺术,琴曲的内容并不是难以理解的,因为它源于当时的现实生活。古人对现实的观点和艺术情趣,虽然已不再适用于今天,不过,通过这些琴曲来领会古人的精神生活,从音乐角度加深感受,对于学习历史和古代文学艺术都会有启发。从中总结古代音乐的表现方法,探索民族艺术传统规律,更是我们这一代的历史责任了。

 

四、天书的妙用

贾宝玉发现林黛玉在翻阅琴谱,开玩笑说:“林妹妹在看天书了”。这些“天书”却大有用处,音乐不象其它艺术那样,历经千百年仍能完美地保存下来。它是时间的艺术,尽管当时如何动听感人,一旦时过境迁,也就湮灭无闻了,传统音乐总是靠口耳相传,不可能把全部奥妙传给后人,这就难怪嵇康临刑之前,念念不忘他的《广陵散》,担心会成绝响。古人创作过许多精妙绝伦的音乐作品,象孔子赞叹过的《韶乐》,白居易描绘过的《霓裳羽衣曲》,使我们心向往之,却永远不可能听得到。

古代音乐不可能通过录音保留下来,就是乐谱也极少留传至今,敦煌石窟中发现的古代乐谱,现在还是无法辩认的天书。感谢古人为我们创造并刊传了大量琴谱,这些琴谱并不是什么天书,对于弹琴的人来说,是非常得力的工具。它不仅可以保存古代音乐作品,还可以使后人在原有的基础上不断丰富,从而使琴曲艺术比其它古代音乐具备了无可比拟的优越条件。

首先,这些琴谱忠实地记录了古代作品,通过弦位指法准确地反映了音高变化,甚至连微妙的装饰音也不放过。散、泛、按音的音色变化也都如实地一一记载下来。至于节奏变化,也有不少符号,虽然还不够精密,但也有一定的规律可寻,有经验的琴家经过反复揣摩,进行再创造,可以奏出完美的曲调,再现古代琴曲。

其次,琴谱中有许多文字说明部分。每个曲目都有标题,有的还有分段标题。标题的后面经常有一些解题,有些谱中有旁注或谱后有后记。这些都可以帮助了解有关曲目的种种情况,包括:产生时代、传谱渊源、内容表现以及曲式结构等等。

再次,琴谱经过历代不断积累,非常丰富多样。现存唐、宋、元、明、清的传谱有百种以上,不同的曲目六百以上,不同的版本达三千多首。有的曲目虽同,曲谱却因时代、流派的差别而各不相同。比如《阳关三叠》就有一段的、三段的、八九段甚至十几段的,共三十多种版本,它们的歌词和曲调也是各有特点。

这样多的传谱就象是储量丰富的矿藏,需要不断努力,才能把它们挖掘出来。这些宝藏经过选择、整理、加工,将为我们展示出琳琅满目丰富多彩的历代作品。这不仅为继承发扬我国悠久的民族音乐提供了生动的实例。而且还可以通过演出,介绍其中一些优秀的作品,进一步充实我们的音乐生活。

 

五、民族化的音乐形式

楚辞、汉赋、唐诗、宋词是我国古典诗歌的不同体裁,用它们谱成的琴歌自然也各不相同,因为曲调是从属于歌词的。更多的琴歌却不受歌词的限制,反而是因曲调的需要填配以相应的歌词。象根据王维诗句谱曲的《阳关三叠》,早已经在原诗的基础上大为扩充变化,形成多种多样的了。还有些作品完全脱离了原来的歌词,形成纯器乐化的独奏曲,如:《离骚》、《胡笳十八拍》、《乌夜啼》等。

器乐化的琴曲也有多种,从不到一分钟的小品,到长达半小时的大型作品。各有不同的体裁。一段的称:“调意"、“开指”、“品”;三段左右的称:“调子”、“吟”、“引”;再长一些的则称之为:“操”、“弄”、“散"。“小胡笳”中还分为:前叙、正声、后叙三个部分,《广陵散》就分得更多,有:开指、小序、大序、正声、乱声、后序,这些都在谱中标志出来,以便演奏时予以区别。

短小的调子需要处理得细致、稳重,而不拖泥带水,即古人所谓:“调子要吟柔亲切,下指简静,如人作五言诗”。操弄的规模较大,需要有大起大落的对比变化,同时要兼顾前后之间的连贯照应,即古人所谓:“要轻重起伏有节,首尾相贯,不求小过,如人作长韵诗”。这些讲究是北宋琴家成玉礀与则全和尚都很强调的。

音乐的体裁是在不断地流动过程中逐步完成的,因而它比其它艺术更讲求章法、层次。琴谱中对乐句、乐段都有明显的划分。为使乐段在变化之中保持统一,有的作品在各段使用相近的开始句,如:“大胡笳"、“小胡笳”;有的则用共同的尾句,如《梅花三弄》、《广陵散》。这类用法类似民间乐曲中的合头、合尾。有的作品运用主题贯穿手法,并逐段有所发展变化,如《渔歌》、《渔樵问答》;有的则整段的重复或再现。如《醉渔唱晚》、《平沙落雁》、《龙朔操》。

全曲的布局一般分如下几个层次:先是以徐缓的散板引入意境,称“散起”;接着正式呈现主要的曲调,称“入调”;经过发展变化、节奏渐趋紧凑。音域逐次展开,音色对比也更加鲜明而强烈,从而推向全曲的高潮,高潮一般安排在全曲后半部分。高潮之后,在终曲的前一二段,需要把情绪缓和下来,以便导向结束,称“入慢”。有的作品在这一部分运用离调的手法,造成耳目一新的艺术效果:如《潇湘水云》《渔歌》。最后泛音尾声,给人以余音缭绕的意趣。

上述这些艺术手法,都是古人在创作实践中长期积累的经验。它们具有浓郁的民族特色,值得认真总结,作为今后的借鉴。

 

六、多样的风格、流派

俗话说:“外行听热闹,内行听门道”欣赏琴曲的门道,就应当辩别风格、流派。同样是弹琴,有的雄迈刚劲,有的秀丽纤巧,有的沈郁顿挫,有的飘逸潇洒……这就是风格的不同。一些共同风格的琴人形成流派。

楚囚钟仪的琴声具有南音,因为他世代生活在楚国,受当地的土风谣歌熏陶影响的原故。同样,江南的琴风也与巴蜀地区明显不同。唐代琴师赵耶利指出:“吴声清婉,若长江广流,绵延徐逝,有国士之风。蜀声燥急,若激浪奔雷,亦一时之俊快”。唐代还有一个著名的音乐家李龟年,也很懂得琴声。他去岐王府邸听琴,只在书房外边,就能凭耳力分辨出,这个是秦声那个是楚声。由于地方色彩是形成琴风最基本的因素,所以后世的琴派都以地区来划分。

琴师个人的性格气质与风貌特征也总是体现在他自己的演奏之中,唐代盛行的沈家声、祝家声,以及后来董庭兰的董家本,就是强调了名师个人的特点。地方风格与个人创造又都通过琴谱固定下来广为流传。宋代官方推行的是“阁谱”。而民间盛行的则是江西谱、综合两者又创造出浙谱,即后来的浙派。

浙派的创始人是郭楚望,他的《潇湘水云》至今仍不失为优秀曲作。他的再传弟子毛敏仲也有许多创作,其中以《渔歌》、《樵歌》最有名。

明代的浙派压倒了其它琴派,受到多数琴家的尊崇,称“徐门正传”。这个徐门指的是徐天民和他的儿孙。徐天民与毛敏仲同时继承了郭楚望的琴学。在传授中享有盛名。他的曾孙徐和仲也同样受人推重。有个号弥“薛乌夜”的人,自持《乌夜啼》弹得不错, 想与徐和仲一比高低,而徐却不屑于与他较量。此人只好躲在房外偷听,发现确实名不虚传,这才心悦诚服地拜为弟子。

明代末年在江苏常熟兴起虞山派,严澂在当地结成琴社,编印了《松弦馆琴谱》。他反对滥填文辞,强调“清、微、淡远”的琴风。其影响一直继续到近代,上海的今虞琴社就为此命名的。

清代在江苏扬州出了不少名手。有编《澄鉴堂琴谱》的徐常遇,编《五知斋琴谱》的徐祺,编《自远堂琴谱》的吴灴,以及编《蕉庵琴谱》的秦维瀚等等。后人称之为广陵派。

近代又有闽派祝桐君、川派张孔山、九嶷派杨宗稷、诸城派王氏等等。张孔山的《流水》发挥了“蜀声燥急,若激浪奔雷”的特点,诸城王氏的《长门怨》则有浓郁的山东特色,各个琴派都以其不同的风貌,在琴坛各树一帜。

 

七、体现着文化传统

“记得当年低低唱,浅浅斟,一曲值千金,如今撇我在古墙阴,秋风衰草白云深,流水高山何处寻?”多么凄婉的歌声,它是谁唱的呢?传说苏东坡夜里住在灵隐山房,听到女声在哭诉,循声找去,消失在墙角下。第二天从那里掘出古琴,便用它弹奏出昨夜的歌声。故事富于浪漫主义的想象,体现出对乐器的深厚情谊。

清兵入关之后,各地奋起抵抗,邝露率兵据守广州,达十个月。城陷之后绝食而死。临死还抱着他生平最珍爱的古琴。后人仰慕他的气节,写诗哀悼:“凤凰不来兮我心悲,抱琴而死兮当告谁?”邝露与城池共存亡的斗争精神和他珍爱古琴的感情是一致的,因为古琴体现着民族文化传统。

宋徽宗热爱传统艺术,长于书画,还搜罗天下名琴,藏于特设的万琴堂,其中最为出色的一张琴名为“春雷”。金人攻陷国都后,春雷和宋徽宗都成了俘虏。金章宗虽然轻视宋朝皇帝,却对春雷非常器重,把它看作是御府第一琴,临死还抱着春雷,并用它殉葬,不久,这张名琴又被人掘出,由耶律楚材郑重地赠给当时的名琴师万松老人,流传于民间。

春雷的确来历不凡,因为它出自唐代名匠雷威之手。雷威精干选材,传说他常趁着大风雪天进入深山老林去物色良材。雷威很讲究工艺,他所造的琴精妙绝伦,被历代藏琴家视为上品。苏东坡在《论雷琴》中专门介绍雷威的琴声是如何美妙。至今博物馆中还珍藏着他所造的琴,成为我们的国宝。
人们珍爱古琴是有着悠久的传统的。孔子、司马相如、蔡邕、嵇康都以善琴著称。王维、李白、白居易也是琴不离身。而韩愈、柳宗元、欧阳修、苏东坡都为琴有过写作。古时琴棋书画并称,用来概括我国的传统文化生活。

文人名士对琴的感情也就是对文化传统的感情,是具有文化教养的表现。林黛玉可以弹琴抒怀或吟诗抒怀,贾政虽做不到这些,却也不得不附庸风雅,在书房里挂上许多琴来装点门面,因为他也感到对文学艺术一窍不通是很不光彩的。黛玉所以要笑宝玉是“对牛弹琴”,人们所以要把“焚琴煮鹤”视为粗鲁愚昧的行为,都说明琴是传统文化的象征。

作者简介:许 健(1923—2017),男,河北人,现代琴家、古琴史学家。

 

文章标签(2)

相关文章

张伯瑜丨古琴的传承与蜕变——吴文光作品音乐会后的感想 文章来源: 《人民音乐》2022年第二期
发布于 30 05 2022
徐 樑:“琴”在先秦两汉之文化地位新考 文章来源: 《 艺术评论杂志》2022年第4期
发布于 13 05 2022
世界的记忆 | 蔡良玉先生口述 文章来源: 中国艺术研究院音乐研究所
发布于 05 05 2022
没有精神内涵,古琴模样再花俏也无用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05 05 2022
张尕怂:西北塬塬上长出来的民谣尕怂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12 04 2022
刘德海:终一生奋力“爬坡”的老顽童 文章来源: 人民音乐出版社
发布于 11 04 2022
从小年夜到元宵节,中国民乐努力打造自己的“春节模式”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10 02 2022
口述央音 | 胡志厚:守护、传承、弘扬中国民族传统音乐 文章来源: 中央音乐学院档案馆校史馆
发布于 14 01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