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弦绕桐木 缺一不成琴

25 01 2018  音乐周报   民族音乐 - 民族器乐  306 次阅读  0 评论

2017年12月,年逾八旬的汪铎先后在中国社科院、国家图书馆、人民大学开展传统丝弦琴道的系列推广活动;12月17日,汪铎携弟子以及吕波、彭斯、云山道人等年轻一代琴家,在北京知音堂举办“太古遗音”丝弦古琴演奏会。


丝弦

“‘丝桐合为琴,中有太古声’。今呼作古琴,昔雅称丝桐。丝弦和桐木合而一体,缺一不成为琴。”吴派古琴代表人物汪铎生于琴乐世家,师从其舅古琴宗师吴兆基,传承吴派琴风,一直潜心研究古琴曲,搜集打谱古曲近百首,编订教材《丝桐讲习》;这几年,他亲自带领弟子不计得失地去研制并恢复丝弦制作工艺。2017年12月,年逾八旬的汪铎先后在中国社科院、国家图书馆、人民大学开展传统丝弦琴道的系列推广活动;12月17日,汪铎携弟子以及吕波、彭斯、云山道人等年轻一代琴家,在北京知音堂举办“太古遗音”丝弦古琴演奏会。

丝弦传统切不能断

“自古以来,琴人视制弦与斫琴同样重要。虽有上等良琴,如果没有优质丝弦相匹配,只能挂起来望‘琴’兴叹。反之,一床普通的琴如果匹配上等丝弦,就可以增色许多。”汪铎介绍,宋代明代都曾经出品过特别优质的琴弦,称冰弦。明清制弦行业日趋萧条。抗战年代,丝弦断产,制作工艺失传。琴人面临无弦可弹的局面。琴家查阜西找到苏州弦工老师傅方裕庭,请他攻克难关,研制古琴丝弦。为了做好琴弦,方裕庭特地向当地琴家吴兰荪学弹古琴,经过两年反复尝试,终于研制成功合格的古琴丝弦,取名“今虞”琴弦。上世纪50年代,汪铎开始学琴就用今虞琴弦,“印象中,丝弦演奏时不太稳定,天气冷容易断,断了可以把后面拉上来打个结再用,反复好几次。”但是,随着方裕庭病故,丝弦生产再度陷入困境。于是钢丝尼龙弦应运而生取而代之。


汪铎弹奏丝弦古琴

北京的遗传科学家李璠是守护丝弦琴乐的老琴家,始终强调琴人一定要弹丝弦。当时苏州地区是全国惟一可以制作丝弦的城市。每次见到汪铎,李璠总要叮嘱:“你在苏州,用丝弦抚琴的传统切切不能断。”上世纪90年代,汪铎开始寻找志同道合的琴家组成研制团队。在斫琴名家倪诗韵、制弦技师潘国辉的指导下,按古法自制丝弦,取名“吴声”。自2011年起,6年来,在琴人研制团队的努力下,“吴声”丝弦质量明显提高并且逐渐稳定。如今新研制的“吴声”特研弦和精丝弦,外观晶透和润,内质坚韧、张力强劲、富有弹性、音色灵动、音韵绵长。

恢复传统演奏手法

传统丝弦琴取材于自然,采用天然的蚕丝制弦,古人认为丝所发出的声音是天地间最和美者。所以说,古人都重丝音,故以丝竹代称音乐。传统制弦十分讲究,有一套精细的制弦法传世。首先要选用地道的材料,主要是品质优良的生丝和优质的辅料。鱼胶、野生白芨、天门冬、桑白皮等都是不可替代的重要辅料。然后是熟练运作传统的制弦工艺。“普通用于制衣的蚕丝不能拿来制作琴弦,需使用均匀并具备很好张力的原丝,丝弦才能稳定而不易断。”汪铎介绍,制弦使用的辅助材料也很有讲究。比如鱼胶要用大黄鱼鳔熬制,熬制好的鱼胶将几十根甚至两百多根蚕丝拧成一根弦,使得丝弦更结实,声音灵动而清透。一副丝弦往往要使用数月甚至一年,才会达到晶莹圆润的最佳状态,使用得当的话,丝弦寿命可以超过5年。因为材料稀有,工艺复杂,丝弦价格大概是钢弦的10倍。

相较于钢弦明显的金属声,丝弦体现出厚重的古雅韵味。演奏手法上,丝弦琴与钢弦琴在力度、速度、幅度等方面也不相同。“勾剔抹挑吟猱绰注”是抚琴的基本指法,古琴韵多声少的空间意境主要是由“吟猱绰注”的手法表现出来,丝弦琴讲究心法技法,手指在丝弦上“往来动宕,恰如胶漆”,指尖与弦摩擦发出轻微的嚓嚓声,与乐音配合,听着既爽利又流畅。可以说,“吟猱绰注”的手法与丝弦是天作之合,但目前的习钢弦琴者因材质变化导致手法变异,只注重“抹挑勾剔”,不重视“吟猱绰注”,结果指法轻飘浮滑,弹出来的琴音金属声响亮刚暴,很难展现出如此高古的效果了。“丝弦可以按照琴谱上的指法演奏,很多在钢弦上不奏效的指法便随之恢复起来。”2015年11月起,汪铎开办丝弦琴乐讲习培训班,教授丝弦的弹奏要领和使用方法,全国各地学习者热情高涨。

日本丝弦不适合古琴

近三年来,丝弦制作开始发酵,丝弦品种多样化了,如何鉴别真假优劣?通常,琴人以弦的光滑度和牢固性作为识别判断的依据。这两个指标固然需要,但是还有更重要的,就是丝弦的音色、音韵以及手上的气息感觉。气韵是由手指抚弦传导给心神的,然后又传递回来到手上弦间。琴弦的属性优劣,对这种气韵的传导往复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

2014年,汪铎赴日本京都考察交流时发现,日本的古琴丝弦为了适应市场,改用三味线的弦。与我国古法制弦相比,无论是工艺上还是音韵、感觉和色润上都不对。比如一个关键性差别,煮弦用胶完全不同,日本煮弦用糯米胶,我国古法用鱼胶,还要加几种中药材。用鱼胶的丝弦出音灵动余韵绵长,用米胶的丝弦发声生硬余韵比较短。日本丝弦使用的原丝出自日本琵琶湖国家蚕桑保护区,质地优良,因此日本弦更加光滑。但是光滑不是琴弦的基本指标,用丝弦就是要有一定的阻力摩擦才感觉气韵生动。“古人制弦弹琴几千年,自然是世间可用之物皆试过。桐木也好,生漆也好,蚕丝也好,鱼胶也好,皆天地间有生命的物体。传了几千年的丝弦古法优良传统工艺不能说丢就丢。”汪铎认为,按传统琴学标准,今天的日本丝弦亦不适合古琴。

文章标签(2)

相关文章

张伯瑜丨古琴的传承与蜕变——吴文光作品音乐会后的感想 文章来源: 《人民音乐》2022年第二期
发布于 30 05 2022
徐 樑:“琴”在先秦两汉之文化地位新考 文章来源: 《 艺术评论杂志》2022年第4期
发布于 13 05 2022
没有精神内涵,古琴模样再花俏也无用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05 05 2022
许健|漫话古琴 文章来源: 《中国音乐》1981年第2期
发布于 12 04 2022
王建欣 │ 琴学述略 文章来源: 《文艺研究》2002年第2期
发布于 11 01 2022
赵晓生:“双琴记:古琴与钢琴的随想” 文章来源: 《钢琴艺术》,2001年03期
发布于 10 12 2021
从近代琴谱演变论琴乐发展 文章来源: 中国音乐2017|古代音乐史与近现代音乐史 第一期 第147-154页(总第145期)
发布于 09 11 2020
管平湖:从《幽兰》《广陵散》的谱式谈到减字谱的时代问题 文章来源: 《人民音乐》1957年第10期
发布于 24 09 2020